全年一句梅花诗

时间:2022-12-01 07:43:42 | 作者:作文吧

道起蓬莱,法通万象!开局一团气,吾为东王公。

全年一句梅花诗

和平安定了两千年的仙原大地,正在迎来一场跨越两千年的末世大阴谋,主人公元一九的一生是悲惨的一生,是被大阴谋安排的一生,他将如何抉择?

全年一句梅花诗

毁灭白光横扫大地,目睹家园毁灭的人们悲愤大叫——“为什么!!!”“这个星球说,祂想洗个澡……”文明毁灭者古歌如是说。***新书《岳高的超日常》,请大家支持!奥特曼同人《三千万年前的迪迦》,同求支持!

陈幕夜,一个喜欢看热闹的吃瓜群众,但他和普通的吃瓜群众又有点不一样,因为,他很恐怖.........

河蟹了,河蟹了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地下城世界的反派领主……光之城主赛格哈特千年来不仅在守护着天空之城,还一直在等待着一个人。直到那个人,来到了这个世界。“我一直在等着你,来做我儿子……不对,来继承这个城主之位吧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这是你的宿命。”“……”就这样,他最终继承了曾经地下城与勇士世界中的反派BOSS之位,并且成为了拥有完美主神系统的众穿越者的围攻目标。同时,他也获得了光之城主的能力。领主体质:基础生命力0倍增幅获得防具:光之铠甲获得武器:翼影之光什么?我竟然变成副本领主了?PS:(本书主角前期并没有成功继承城主之位,要到后面一点。整篇故事节奏稍慢,想要看主角开篇成为BOSS纵横天下者慎入。)

陈简穿越到漫威电影世界后,得到了来自海贼世界的传承和一枚烧烧果实。实力强大的他,拒绝加入复联,只想在响指下存活。PS:恶搞版漫威,文中有着大量的恶搞内心戏!主角是爱国愤青,非英雄,非圣母。官方版时间线!

大丈夫生于乱世,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,今所志未遂,奈何死乎!华夏千古,多少璀璨人杰,多少遗憾……正当方石为召唤千古英杰而兴奋时,没想到却召唤出未知存在……

全年一句梅花诗

兵王出征,岁草不生!一代传奇兵王回归都市,保护娇艳美女的同时,陷入了一场精心安排的阴谋当中,且看赵凡如何披荆斩棘,玩转都市,抱得美人归……

全年一句梅花诗

低级法师卡萝儿,用不明卷轴召唤出了一个有着奇特剑术的异乡剑士。“那么,今后你就是我的仆人了,你得叫我卡萝儿大人。”

全年一句梅花诗

当天边出现诡异的陨石,从此世界开始变得不同,奇形怪状的生物从感染区之中冲出似要改变这个世界!人性开始在这里释放,一切从这里崩坏!偶然获得系统的凌墨在其中搏杀,进化,直到最后一刻!弹奏起孤傲的交响乐!

对于一个死灵术士来说,要怎样才会最开心?自然是拥有比任何同类人都更加充足的亡灵资源。在渡鬼劫时粉身碎骨的莫天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,在这个世界之中,拥有比他原本所在的世界更为复杂的族群构成。可是,哪怕白手起家,我也觉得很简单啊!免费劳力无数,后勤?不需要。粮食?不需要。你说精灵、矮人、地精、巨人都灭绝了,消失了,几十万年都没出现过了?了解一下我的精灵射手团、矮人铁匠团、地精研究院、鱼人舰队、狼人骑兵团……确定要一较高下吗?(简介指向内容为目前开始扩展的部分……)

碧波潭深风波恶,修妖论佛两袖清。一朝梦醒拜大道,闲步扶摇乱大千。前两天听说,那傲来国石猴出世,两道激光动上苍,一串天猴上天。后来狮驼山南天门堵天兵,张口吹大气,王母蟠桃会失颜。再过两年,积雷山旁边落下来两块砖头,火焰山连绵不绝。最新消息,说书人传的故事,大唐边境两界山长出五根手指头一样的山峰,那串天猴作大死,天天吃铁丸喝铜汁。波云诡秘,且看我低调做人,高调做妖。

二十一世纪道家弟子张百仁,因为触动先天剑胎,逆转时空降临隋唐时空。论道钟离权,斗剑吕洞宾!拂袖压玄奘,一剑退达摩!统御之权,归于至圣,天命帝以司牧,帝承天而抚临。这一日,张百仁背负双手傲立于紫禁之巅,手中一卷诛仙阵图缓缓铺开,俯视边关群雄:“问天下谁敌手?敢问诸君,可长生否?”

不会真的有人觉得荒野求生很难吧?荒野哪有求生,不都是度假吗?激活了奖励系统之后,每吃一种新的动物就会有奖励。(轻松、日常、宠娃、薅女主羊毛)书友群:000(欢迎来撩)

纯敏刺客?暴击有用要我的盾牌干嘛?纯智暴力法爷?不好意思我有魔免。纯力狂战?你好像力量还没我高呢弟弟!一场虚拟盛宴,一次自我救赎。

全年一句梅花诗

陈歌得到了一个捡属性的金手指。捡到力量属性,力量+…!你靠肉体力量轰爆了星球。捡到敏捷属性,敏捷+…!你移动起来连光都只能在背后吃灰。捡到能量属性,能量+…!你的丹田灵力量如海似洋,连续突破n个境界。捡到节操属性,节操+…!…“等等,节操属性是什么鬼?我像那种缺节操的人吗?”陈歌腹诽。即使加了海量节操,你的节操依旧没有超过人类节操的平均值。陈歌:……

全年一句梅花诗

大海已经被污染的不成样子。这一天,住在海底的一条小龙突然打着喷气骂道:“妈蛋,老子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感冒了,到底是哪个混蛋还在往下面扔东西。”“大哥大哥,海面好像冒泡了。”一人喊道。“别管它,先把这一打妹子丢下去!”结果龙王怒了,因为妹子不够分。故事便开始了!(ps:正文更精彩!)书友群:,欢迎进来吹水扯淡。

全年一句梅花诗

兵王终有归来日,潜龙还有再起时!推荐一本爽文《终极特种兵王》。

画具万物,画尽江山,画破天地。笔落惊风雨,画成泣鬼神。画中自有颜如玉,画中自有黄金屋。这是一个以画家为尊,画道盛行的世界。油画,水彩,写意,工笔,符画,统统都要学。药剂师,治愈师,阵法师,符画师,铭刻师,杂学师,这些职业怎么能少得了我。赤色,橙色,黄色,绿色,青色,蓝色,紫色,黑色,白色,多姿多彩的画道世界怎么看也不够……简单说:这是一个少年凭借手中画笔,还有偶然获得的天画系统,走向巅峰的故事。

刚穿越就被绑架也就算了,为什么绑架自己的是一群穿越者。什么?他们把自己当土著了,还是大佬的弟子,那就伪装土著吧。总之,这是一个姜痕在法爷道路上渐行渐远的故事。

地球修炼者夏浪追击其他宇宙武帝来到异界,夺舍其魂魄,重生成为一个少年,修《幻象真诀》,炼神品法器,所向披靡,战威无可敌!

此大周非彼大周。这是一个大一统的时代;也是一个礼乐崩塌的时代;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时代。帝国军人力拔山兮,帝国书生剑指苍穹。这时的帝国纸醉金迷,谢书生从西北遥望天下。(纠错字领红包!!!)

高中生刘飞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一个与历史完全背离的三国时代。在这里,名将们都具有着特殊的能量属性,如:吕布有着破天的阳之力,关羽有着炽热的火之力,曹仁有着坚固的土之力...在这里一切一切都变了,更重要的是,自己居然和刘备长得一样而且还阴差阳错的代替了刘备的身份,开始了特殊的三国之旅。

全年一句梅花诗

滚滚历史长河,神将辈出,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,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或怒发冲冠血溅五步,当历史神将汇聚一堂,将摩擦出不一样的色彩,而三国世界也将风起云涌!交流群:0

全年一句梅花诗

陈实抬头看了眼天空自言自语道:“老天爷是你让我重生的啊,我也不当文抄公,也不去买啥股票啥的,我是个本分的人,我自己种韭菜自己割韭菜,这个合情合理吧?”晴朗的天空突然一声雷鸣,好像是老天爷在说脏话一般。【点进来看一看,小声告诉你,里面有你喜欢的东西,你懂得的。】

全年一句梅花诗

东武林;书画琴棋,四雅幻变化武艺。西武林;三教鼎立,儒风道骨禅中机。南武林;百家争鸣,江湖律理创新意。北武林;宗派浩气,刀剑行侠不负义。中原武林,云霞争变,风雨横天。一人自东武林而出,由东向西,走南闯北,横扫中原,创武林不世神话!-----读者QQ群:;本书原创曲和插画尽在其中!

穿越到一个类似武侠+聊斋的奇妙世界,以手中刀剑劈出一个江湖神话!帝临仙武,无限狂歌!

格挡!秦伤左手盾牌轻轻一竖,挡住了怪物的此次攻击,随即脚步一转,转身到了怪物身后,搁在怪物身前的盾牌并没有收回来,而是顺势一摆,朝着怪物脑门狠狠砸下——盾击!敲晕了怪物,右手武器借力一撩,带走了怪物最后一点HP........“哇!秦伤哥哥好帅!”小小双手掩嘴,眼里全是粉红色的小星星!“他是我的。”白衣飘飘如谪仙临世的秦雨皱了皱眉头,看着这几个明显发花痴的女人。“魏岑是你的,可是秦伤不是!”旁边的一个身着素裙,面容柔美的女子看也不看秦雨,她的眼里只剩下了那个随怪起舞的男子!“我放弃了太多,可是这次却想争一争呢!”一副大姐模样,面容却素净清纯的王燕嘴角轻轻一动,似笑非笑地说道,眼光的聚焦点依然是那个不远处的身影!感谢华丽DE悲哀同学赞助一个群,第二个有兴趣的书友可以申请,一起探讨

肥宅逆袭,躺着也能赚钱,走向人生巅峰,迎娶白富美。书友交流群00,有兴趣的可以加一下,平时聊聊天什么的

初来乍到,成为死囚,明明只是偷了一只鸡,为什么被打成了死囚犯?唐峥很是迷惑,古代律法这么严苛么?有人要杀他,有人要保他。大世纷争,铁蹄肆虐,盛世民安乐,乱世人如狗,各地藩镇裂土为王,这真是一个活着很累的年代。唐峥想冷眼旁观,然而不知不觉坠入彀中,杀他的人继续想杀,保他的人仍旧想保,在杀与保的争斗中,他渐渐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。自古历史无真假,谁能反手震乾坤?藩镇诸国,交战不休,昔年孔子周游列国,看我唐峥与国共武!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这是个种田种到当皇帝的故事!(另有老书《大唐风华路》过万均订,保证良心写作,欢迎前往品鉴,必不令君失望)书友群:0

公元00年,在东亚大陆历史占据重要篇幅的大事只有两件。一是关原合战,德川家康的东军击败石田三成的西军,开始了德川家在日本的三百年太平之世;二是大明帝国万历三大征最后一役,播州之役大胜,李化龙班师回朝,明朝三战皆胜,奠定了今后三百年的东亚政治格局。假设一个现代的小人物重生到了00年,历史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?

  • 推荐作文:
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
    • ·